花崎み

果然我这种人不配拥有你啊

《love philter》

宁静将中的红酒一饮而尽,秀美的脖颈随着动作依稀可见。她随意戴了条choker,心里有说不出的苦涩。

她为什么注意不到呢?

苏小夏正和莫娜约会,虽说两个女孩子约会有些微妙,但有爱不久可以了吗?总之苏小夏是这么想的,也这么做了。

莫娜是苏小夏在宁静家办的慈善晚会中认识的,一眼,深情。

“就在这里再见吧?”苏小夏微笑的与莫娜挥手告别。

莫娜不止好看,性格也很好呢。我的眼光还是不错的嘛啊哈哈。苏小夏暗自自得着。

宁静终于放开了。爱她,只要她幸福,最后是不是自己又有什么要紧呢?

正想着,电梯里走进来一对十分吸睛的情侣。

“好像是叫苏小夏?反正是挺蠢的。”

听到挚友的名字,宁静忍不住注意起两人。嗯,好像是王总的儿子,这是陪女友来了吗?

“…还以为我真是同呢,真恶心,我怎么可能是同。”

“不过是玩玩而已,你还吃什么醋啊。”

奋力跑到苏小夏家门口时,宁静却犹豫了,要戳破窗户纸吗?小夏会不会接受不了?

算了。讨厌我也无所谓了。

“小夏…”

“宁静,莫娜她…今天陪我去逛街了。”

宁静咬了咬下唇,终究说了出来。

“小夏,别跟莫娜来往了。她…不能接近。”宁静叹息着,心里却隐隐有种期待和庆幸。

苏小夏却不以为然,还当作只是一个笑话。

唉…

(抱歉,因为考试所以…才发现要三章)

《love philter》

那是个极美的女子。

一身Calvin klein的新年红粉丝绒长裙,礼貌的戴了swaoviski的水晶手链,隐约露出红底的荷叶包边漆皮高跟鞋恰到好处。

她轻轻摇了摇高脚杯,示意着凑到唇边,微微地抿了一口。

美。

苏小夏愣愣地看着她,时间似乎瞬间为她停止了。

“小夏!”宁静气喘吁吁地跑过来,大小姐仅仅是穿过马路都会很累的好吗。

小夏站起身。银白色的耳机线,在黛色的发丝里若隐若现的。风带着落叶在公园的小径里打转,苏小夏一头长发随风飞舞,干净的脸庞隐隐可辨。

宁静早已调整好了呼吸,却是被这幅美景迷住了。

“我爱上他了。”

宁静默默听着,心里却好像裂了一道口子,生疼。

“要感谢你啊,带我去慈善晚宴。”苏小夏笑着开口,谢谢你让我遇见了她。

宁静装作没什么的样子,淡淡道:“这没什么…”

“好。我要去表白!”

“他同意了吗?”宁静问。

苏小夏摇摇头,有点纠结的回答:“她说明天见一面吧,宁静啊,我应该去吗?”

宁静笑得比哭还难看,艰难地回答:“去吧,加油啊”

“宁静!”苏小夏那头美丽的长发随风飞舞,她干净的脸此时布满兴奋的红潮。

她的口气带着些骄傲与兴奋,急急的说:“她说先试试看!”

“这算不算已经是同意了啊?”苏小夏又自语道。

宁静的拳头攥紧后又慢慢松开,手心血液肆意横流。

“嗯…”

(明晚完结)

我喜欢她很久了,在知道她有对象的情况下,爱了三年。

我以为我会是多情的,结果就算是身边太多,心里慢慢的,是她。

一次我鼓起勇气,说,我爱你啊

我爱你啊。

她回的很快,没有考虑,没有那种惊讶。

冷静地说,我们还小,大点的时候再考虑在一起吧

考虑。考虑。考虑。考虑。

我吻她了,是痛苦的,不甘的吻。我也想和她对象一样拥有她,不是这种不被当回事的回答。

她没有反抗,她其实也只是单恋。

相当于。。她所谓对象只是一个直成竹竿的好友,但她宁愿被当成玩笑,也要喊一声 ,老公

老天,我头像是法斯,意外的看见她头像换成小南极了!

可翻了一下她空间,原来她对象也是法斯的头像,呵,我就爱自作多情。

不过是自己骗自己而已。

(我真不适合文艺⊙﹏⊙写不好。。。。以上是个人认为,不是真的)

原创百合短篇作品#我妈是我大老婆#第六章

  “莫岚,你今天穿的好好看!”

  “你要喝汽水白开还是奶茶?莫岚宝贝?”

  “莫岚你唇彩什么牌子哒?我尝尝好吗?”

  “莫岚亲亲…别打脸啊!”

  莫岚简直不敢看莫非,因为只要她一个眼神过去。莫非就会扑过来。即使那是一个白眼。

  2个月后。

  莫非开学了,这真是一个雷劈的消息。万一莫岚趁她上学给自己找个爸爸回家怎么办?!

  “要不我退学吧?”莫非自言自语道,边说便整理着书包。

   “你不给我把高中念完,这辈子别想我喜欢你。”莫岚听见了这话,冷不丁来了一句。

  莫非放下书包,转过身走向莫岚,温柔的吻了上去。

  莫岚也不反抗,慢慢的等她吻够。

  “我也不小了,我今年24,妈催我结婚催得紧…社会压力也重…女人和女人哪有结果…”莫岚慢慢的不急不躁的开口,“我们还有一层母女关系,虽然我们只差7岁,但你毕竟被你爸妈托付给了我…”

  “我如果考上大学呢?”莫非不死心厚着脸皮问,一只鸡爪还玩着莫岚的头发。

  “那我就跟你在一起,不分开,永远。”

  莫非笑了,“莫岚宝贝,你也是爱我的。”

原创百合短篇作品#我妈是我大老婆#第五章

 


  上海,莫宅。

  “我回来了。”莫非蹦哒蹦哒,扑向沙发滚了起来。

  莫岚听见了动静,皱眉踌躇了一会,还是下楼了。她有必要和莫非谈谈。

  “许非。”莫非惊了一下,所说本名确实是许非,可莫岚只有在生气的时候才这么叫她。难道自己的那个举动真的过分了?

  莫岚坐在了莫非的对面沙发上,莫非立刻坐正了身体。战战兢兢的不敢说话。

  “你昨天怎么回事?”

  “…”莫非有些气不过,“我还想问你怎么回事呢!妈妈你怎么变成coser了?怪不得你不反对我…”

  莫岚一拍桌子,“我是问你,你昨天为什么要要要要亲我?!!!!”

  咖啡馆。

  “所以,你就这样跑出来了?”好友喝了一口咖啡,上面的拉花很是好看。

  莫非低垂着脸,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
  好友放下咖啡,出了个主意:“你不如天天缠着她,慢慢感化她最后再来个真情表白吧。”

  “有道理!”莫非眼睛倏的一亮,站起来大叫。

  好友愣了一下,最后满脸黑线。

  “莫岚宝贝,我回来了!”

  她这是去泰国变形了吗?!!莫岚一脸黑线。

  莫非却不以为然,自顾自的坐在莫岚旁边,挑起莫岚的下巴就来了一个kiss。温柔又缠绵。

  莫岚的脸瞬间变红,她狠狠推开莫非。

“去死!”

 

假条

对不起因为昨天我爸爸胳膊断掉了,我心情不是很好,所以没有更新,今晚会3更完结。实在对不起!

原创百合短篇#我妈是我大老婆#第四章


“小莫,怎么了?难道你没看到伯母吗?”好友之前还排在莫非的后面,但由于有人插队,被挤在了好后面。

  莫非魂不守舍的回答,“没什么…”她想到了什么,又接着说:“女人之间能有爱吗?”

  好友愣了一下,旋即明白了什么。

  “不是说能不能哦,而是愿不愿意。”好友笑着说,“你愿意的话,什么都可能。”

  莫非仿佛懂了,又好像没懂。

  “我以前看见她,就有一种…怎么讲…就是胸口漫漫的幸福,会激动。靠近她,会有吻她的冲动…”

  “那你就是爱她。”

  莫非释然了,“我想,一定是的。我爱她。只要我愿意。”

  这就是好友。没有大惊小怪,没有八卦,没有隔膜的好友。莫非感慨,拉着好友的手穿梭于漫展。一定要永远是盆友,一定啊。

 

  再说莫岚。

  签售会是不能再去了,莫岚只想快点离开会场。然而刚离开卫生间,一身熟悉的花嫁就映入眼帘。

  莫岚赶紧躲进身后的卫生间。

  “哎呀小悠你真是的…”原来是同体,莫岚如释重负。“那啥…”一个男胖子出现在了眼前,“能不能让一下?”

  莫岚转过身看了一眼…

  男厕所?!!!!

希望大家可以关注啥的,留言我希望的剧情也可以哦,还有肉呢。

#关你什么事##别把别人看低#

哇我今天超气的不更文了,对不起啊。

首先是关你什么事

我班有一妹子,特别特别喜欢话别人家常,才多大哦比我妈还会说。

本来我也不是很讨厌她哦

但是上星期我不是剪头发嘛,她当着大家就说我丑,就是村姑,穿个红上衣绿下裤就大妈一个。

行吧,您最时尚,您那天然大卷引领了时尚潮流,您的破洞帆布鞋300年过后也不掉价,您那美丽的肤色啊,多么像咖啡或是巧克力。

结果我今天穿秋裤(也不是秋裤啦就是外穿的休闲裤我穿在校裤里面),她又开始烦烦烦烦烦烦

行吧,您冬天不穿秋裤,您最耐寒,您冬天都裸奔的,您裸奔最时尚,我们秋裤最掉价。

真讨厌

然后我最近嘛,差点又和一妹子吵起来,好吧我这火爆脾气

本来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我穿小裙子出门嘛,正好遇到我学校的,虽然没看见过几回。

然后她就说,你穿的小裙子嘛

就聊上了,没想到人家是大佬,裙子都1000+的,我当然很高兴,大佬嘛

就跟好朋友分享,我没想到的我朋友完全不信。不停说她吹的,还跟嘲讽人家

我有点不高兴

吹怎么了,你游戏充5000我也不信。那是真的还是假的?有钱就吹的,没钱就真的?

原创百合作品#我妈是我大老婆#第三章

  “妈妈…“莫非有些紧张,咽了口唾沫,这才慢慢的说。

   然而无言太太完全没有听见,毕竟一波又一波的尖叫声和call声完全淹没了莫非的蚊子叫。

  “感谢您支持我,您想要哪一张?需要签名嘛?”莫岚大方优雅的询问,完全没有因为拥有百万粉丝而骄傲。

  “…那个…”被母亲以敬语相待,莫非脸瞬间热了。

  “…您怎么有些面熟?我能看看吗?”莫岚说着,凑近莫非,撩开了她的假发。

   热气扑撒在莫非的脸上,周围的所有声音好像都静止了,唯有自己‘咚咚’作响的心跳犹存。莫非的红潮甚至漫及了脖子根。

   “小莫?你怎么…”莫岚一下子愣住了,她扶了一下lovelive海未花嫁的王冠,有些被捉奸的紧张感。

   眼里只有母亲张合的诱人的嘴唇,莫非愣愣的,闭眼吻了上去。

   莫岚老脸瞬间一红,赶紧推开莫非,在海报上留下‘回家教训你’几个大字就哒哒哒跑走了。

  莫非被推开后也会过神来,脸红的快滴出血来,她急急的把海报收拾好,转身离开了会场。

  “怎么(⊙_⊙?)了,太太怎么走了”

   “不知道诶,刚才不是还签售了么”

  “排了这么久了好气呀”

  “太太还签名吗”

  再说莫岚。

  会场洗手间,莫岚拼命往脸上泼水,妆都被洗掉了,那脸上的绯红也未消去。

  明明只是一个小孩子,怎么这么会吻,当年收养她难道是为了让她欺负自己的吗?谁教的,才17岁就学这么坏了?